4399日本电影高清

你的位置:私人影视 > 4399日本电影高清 > 古希腊人会如何看待没有观众的奥运会?

古希腊人会如何看待没有观众的奥运会?

发布日期:2021-09-13 22:20    点击次数:198

由于新冠病例的爆炸式增长,2020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与闭幕式皆在空旷的体育场里进行,失去了原先预估的6.8万名现场购票观众。各项赛事也在没有万千观众的体育场里静静地展开,这些观众原本会带来了8.15亿美元的门票收入,而今他们手里的票成了无用之物。

在教授了48年的古典学之后,我忍不住会想象希腊人——他们在将近3000年前发明了奥运会,公元前776年——会如何看待这种“阴间”版本的奥林匹克节。

从许多方面来看,他们都会认为这种场面是荒诞不经的。

在古希腊,奥运会从来不只与参赛选手本身有关。相反,节庆的心脏与灵魂乃是为所有参与者所共享的体验。每隔四年,选手和观众就会从希腊语世界的各个最偏远的角落里赶来参加奥运会,他们的动力来自与自己的同胞和神灵相联系的渴望。

在梦的影子下

对希腊人来说,在夏末的最后五个炎热的日子里,两个世界在奥林匹亚(希腊城市,古希腊奥运会举办地)奇迹般地融为了一体:一边是日常生活及其所蕴含的人类极限,另一边则是一个超自然的、来自过往的领域,彼时超乎常人的存在者、神灵和英雄们一同生活在大地上。

希腊的体育运动和今天一样,鼓励参赛选手竭尽全力表现自己,将人类的能力发挥至接近于崩溃的极限。但在希腊人看来,激情澎湃的较量还能带来启示,使平凡的可朽者(mortals)与超凡的不朽者(immortals)产生某种交汇。

诗人品达(Pindar)为奥运会中的胜者撰写的颂歌负有盛名,以下这段歌词即捕捉到了这一超越性的瞬间:“人是朝生暮死的造物。但人类是什么?它不是什么?人不过是梦的影子——然而当一缕来自宙斯的光芒降下,一道辉光照拂人类,他们的生命就甜如蜜糖了。”

然而,只有当观众也在场并沉浸于——以及分享——这种令人惊喜交加的超凡入圣一刻时,上述的神迹才会发生。

简言之,希腊的体育运动与宗教性的经验是不可分割的。

奥林匹亚竞技场入口的拱门。图片来源:DeAgostini/Getty Images

在奥林匹亚,选手和观众所参与的乃是一场前往圣地的朝拜之旅。现代奥运会可以在任何由国际奥委会选定的城市合法地举行。但古代奥运会却只能在希腊西部的唯一一个地方开展。其中最动人心魄的活动甚至和可容纳4万人的竞技场或者摔跤与拳击场都没有多大关系。

这一活动乃是在名为阿尔提斯(Althis)的森林里开展的,相传赫拉克勒斯正是在此处首次立起祭坛、以公牛向宙斯献祭并种下了一棵野橄榄树。在节庆的前半程,观众并不会接触具有较强对抗性的活动,如铁饼、标枪、跳远、赛跑和摔跤,而是先要参加一场盛宴,宰杀各种牲畜,以祭奠天上的神明及离世已久但精神犹存的英雄。

第二天晚上,数千人将会聚集在阿尔提斯,重演珀罗普斯(Pelops)的葬礼,他是一位人类英雄,在马车比赛中胜出并娶到了当地族长的女儿。但祭祀活动的高潮却是在第三天早晨的宙斯大祭坛,先前所有祭典产生的泥土及灰烬被堆在一起,它高达22英尺(6.7米),周长为125英尺(38.1米)。在名为百牛大祭(hecatomb)的仪式上,100头公牛被宰杀,其包裹着脂肪的大腿会被堆在祭坛上,如此一来燃烧产生的烟雾和香气就能抵达天界,令宙斯可以享用到。

毫无疑问,众多观众一想到头顶上的宙斯便生出敬畏之心,他们欢声笑语,回忆起了赫拉克勒斯的第一次献祭。

在距离大祭坛不远处,还有更多的与神灵的视觉接触在等待着观众。宙斯神庙建于公元前468至公元前456年间,当中有一尊40英尺高(12.2米)高的宙斯像,他坐在宝座上,皮肤由象牙雕刻而来,衣装则以黄金制成。他的一只手上站着身手敏捷的胜利女神尼姬(Nike),另一只手握着权杖,上面栖息着他的圣鸟,即一只雄鹰。雕像周围是灌满橄榄油的水池,将宙斯映衬得容光焕发。

奥林匹亚竞技场的古代宙斯神庙遗址。图片来源:SPC#JAYJAY/Getty Images

在比赛过程中,选手们要赤身裸体,效法像赫拉克勒斯、忒修斯或者阿喀琉斯这样的英雄人物,他们都跨越了人与超人的界限,在绘画与雕塑作品中常常以裸体示人。

选手们的裸体意在向观众宣告,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参赛者希望以运动为仪式,重现与神接触时的颤栗。 阿尔提斯的森林中还矗立着数百个男人与男孩的裸体雕像,所有以往冠军的形象皆为胸怀大志的新人奠立了标杆。

“在希腊,人们可以目睹和听闻许多真正奇妙的事情,”希腊旅行作家保萨尼阿斯(Pausanias)在公元前 2 世纪指出,“然而专门选在奥林匹亚的比赛上与神灵相见,却尤其有独特之处。 ”

交往与共同体

希腊人生活在散布于地中海与黑海地区的大约1500至2000个小规模的城邦国家中。

鉴于夏季的海上旅行乃是跨越这一脆弱的地理之网的唯一可靠途径,奥运会也许能让一个住在南欧的希腊人和另一个住在现代的乌克兰地区的人在节日里相识,不仅赞颂宙斯与赫拉克勒斯,也歌颂产生了他们的希腊语言与文化。

除开选手,诗人、哲学家和演说家也会在大众面前展开表演,人群里有政客和商人,人们在一种“大海般的感觉”中相互交往,这意味着他们在这一刻都作为希腊人而团结在一起。

一口希腊大锅,上面绘有观众为马车比赛加油助威的场面。图片来源:Egisto Sani/flickr, CC BY-NC

今天,我们几乎无法向古希腊人解释电视这一奇迹,以及它的电子之眼如何透过转播将千百万观众的目光汇聚到现代奥运会的赛场上。但奥林匹亚的观光客们也有着一种相当独特的观赛方式。

希腊人通常用theatês这个词来形容正在观看某种事物的人,它不仅与“剧院(theater)”有关,还关涉到theôria(它也是英语“理论”theory一词的根源——译注),这是一种特殊的观看方式,它要求一个人离开家,经过一段旅程,去到一个充满奇妙的地方。Theôria开启了通往神圣者的大门,可借助于拜访圣所或参与某个宗教仪式来达成。

参与诸如奥运会这样的体育-宗教性节庆活动,可使一名普通的观众或者说theatês蜕变为theôros——即神圣事物的见证人,向家乡父老讲述自己在旅途中所见到的奇闻异事的使者。

很难想象从东京传来的电视影像能实现同样的目的。

不管今年的比赛能打破多少世界纪录,能完成多少前无古人的壮举,空荡的竞技场毕竟是吸引不来任何神灵和真正的英雄的:东京奥运会的欢乐程度甚至还远远不及此前的许多届现代奥运会。

奖牌数量能为一些国家带来短暂的荣耀,同时使另一些国家蒙受令人丧气的羞耻,但一两个戏剧性的时刻也许能让选手与电视观众们团结一心,领略“世界公民(kosmopolitai)”的意义及其带来的那种大海般的感觉,共同庆祝人之为人——或许也包括超人——所创造的奇迹。

(作者Vincent Farenga系南加州大学达纳与大卫·多恩西夫文理学院教授,主要研究古典学与比较文学)

(翻译:林达)